逼近万亿!谁是下一个万亿GDP都市? - F88官方手机版地产
F88体育网站> F88网站> 业内新闻

逼近万亿!谁是下一个万亿GDP都市?

2020-11-11


文|凯风

 

中国内地共有17个万亿GDP都市。

 

申城、京城、鹏城、羊城、山城、姑苏、蓉城、江城、临安、津沽、金陵、甬城、梁溪、岛城、星城、商都、佛山。

 

从申城2006年首破万亿,到2011年鹏城、津沽、山城、姑苏同期破万亿,再到去年佛山破万亿,万亿GDP俱乐部不断扩容,成为中国内地経済的主要增长极。

 

今年,哪些都市会跻身万亿GDP俱乐部?

 

01

7城竞夺,谁最有优势?

 

谁是万亿GDP都市后备军?

 

根据去年及今年前三季度経済数据,今年万亿GDP俱乐部的后备军共有7个:鲤城、通州、泉城、庐州、长安、莞城、榕城。

 

今年前三季度,7城的GDP分别如下:

鲤城7472.25亿(1.5%),通州7284.5亿(3.4%),泉城7248.4亿(3.1%),庐州7182.25亿(2.7%),长安7075.31亿(4.5%),莞城6892.52亿(0.2%),榕城6759.34亿(3.1%)。

 

去年,这7大都市GDP均已突破9000亿,与紧随其后的烟台、常州、大连、沈阳等拉开明显差距。只要不出现意外,这7个都市也许携手齐进万亿GDP阵营。

 

然则,今年出现了意外,新冠疫情这只超级“黑天鹅”的出现,加上全球大流行的持续肆虐,以及国际关系的风云变幻,连带外贸、内需甚至制造业都深受影响,所有都市都难置身事外。

 

可以说,凡是外贸依存度过高、外来人口占比过高的都市,GDP所受到的影响更大。

莞城、鲤城都是如此,这两城的GDP增速相对较低,莞城仅增0.2%,鲤城只有1.5%。

 

相比而言,深居内陆、外来人口占比不高、外贸依存度相对较低的长安,前三季度GDP增速高达4.5%,在主要都市里位居第一。

 

同期,随着“强省会”战略的持续推进,省会都市的优势越发突出。泉城、庐州、长安的发展优势日益凸显,

 

不过,随着国内経済逐渐恢复常态,加上疫情大流行国际对中国制造产业链的依赖,外贸都市経済增速出现明显反弹,内陆都市在“双循环”时代的领先优势进一步加大,这些都市均不乏破万亿的也许性。

 

02

鲤城、榕城、鹭岛,谁是八闽第一城?

 

八闽有两个万亿后备军:鲤城、榕城。

作为东部主要省份之一,八闽区域経済相当独特。省会不是経済体量最大的都市,也不是知名度最高的都市;而行政级别最高的都市,経済体量却仅仅位居第三;至于GDP最高的都市,却一直缺乏曝光度。

 

鲤城是八闽GDP第一城,経済总量连续20年位居全省首位。榕城是八闽省会,但GDP却一直受到鲤城的压制。鹭岛尽管経済总量不高,但却坐拥経済特区和计划单列市的双重身份,级别最高。

 

去年,鲤城GDP9946.6亿,榕城9392.3亿,鹭岛5995亿。


鲤城离万亿只有一步之遥,只要今年能保持正增长,破万亿就毫无悬念。鲤城或许声名不显,但安特、特步等国民品牌均出自于此,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坐拥100多家上市公司,民营経済实力在地级市中位居前列。

 

不过,鲤城也存在明显短板。纺织鞋服、建材家居、石油化工、机械装备是鲤城的主要支柱产业。这些产业在全球化时代均不乏竞争力,但随着経済产业向科学技术创新转移,传统产业竞争力不足的优势就相当明显。

 

数据显示,去年鲤城全市高新技术公司数量达508家,而同期莞城接近6000家,佛山接近4000家,通州也有1300多家。

 

另一方面,鲤城経済体量尽管不弱,但主要产业分散在各县区,反而中心城区人口集聚量、资金集聚量均不足,加上来自榕城、鹭岛的竞争,鲤城的都市能级很难得到迅速提升。

 

榕城今年前三季度GDP尚未破7000亿,离万亿门槛尚有距离。榕城面临的一大问题是,虽有省会之名,但很难像中西部省份聚全省资源于一身,迅速做大“强省会”。

 

事实上,鹭岛由于都市面积小、常住人口总量不大,GDP总量不及榕城鲤城两市。

论都市地位、论都市能级、论国际知名度、论高新产业实力,在八闽省均首屈一指。

 

一旦鹭岛経済总量坐大,整个八闽乃至海峡西岸中心都市之位就能稳拿手中。所以,整个八闽都市格局,面临的变数要超过一般省份。

 

03

泉城、庐州、长安:强省会的优势

 

泉城、庐州、长安,都是强省会的代表。

 

在主要省份中,蓉城、临安、金陵、江城、星城、商都早已跻身万亿俱乐部。尽管东北、西北、西南多地省会离万亿门槛相距甚远,但泉城、庐州、长安、榕城等强二线都市仍未破万亿,不能说不令人意外。

近年来,随着“强省会”战略的推进,这些都市的发展可谓如虎添翼,破万亿基本没有悬念。

 

有意思的是,这三地都经历过都市扩容。庐州三分巢湖,泉城合并莱芜,长安代管西咸新区,通过合并,三地不仅都市面积得以大幅扩容,経済体量也得到明显提升,拉近了与万亿之间的距离。

同期,这三地都得到国家战略的加持。

 

长安GDP尽管尚未破万亿,但早已是9大国家中心都市之一。《求是》杂志重磅文章,点名长安为区域增长极,与北上广深、临安、金陵、江城、商都、蓉城等相提并论,足见对长安的重视。

 

庐州尽管名不见经传,但去年底安徽全员加入长三角,加上高铁“米字型”枢纽的成形,让庐州一改区位尴尬的劣势。同期,庐州又有“中国最敢赌的风投都市”之称,先后将显示面板、芯片、新能源汽车的龙头公司纳入旗下,都市产业升级之路愈发顺畅。

 

泉城是山东省会,但长期以来处于岛城之下,坊间有“山东泉城,中国岛城”之调侃。但自从“强省会”战略推出以来,做大泉城就成为山东的明牌,泉城发展可谓一日千里。

 

这背后最大的战略支撑,当属黄河経済带。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,是国家七大紧要战略之一,与长江経済带、粤港澳大湾区、长三角一体化等具有同等紧要性,而泉城正是黄河流域的中心都市之一,未来或将担起带动山东再崛起的重任。

 

可以说,长安、庐州、泉城GDP破万亿,基本没有悬念。

 

04

莞城、通州:近水楼台先得月

 

莞城、通州,则是大都市群中的佼佼者。

 

莞城位于粤港澳大湾区,从属于鹏城大都市圈,高新产业聚集,外来人口众多;通州位于长江三角洲,与申城只有一江之隔,是申城大都市圈的核心成员之一。

 

这两地均不乏区位优势,也不乏制造产业,还是大都市群、大都市圈模式的最大受益者。

 

莞城自不用说。前两年,HUAWEI终端总部从鹏城迁往莞城松山湖,就曾引发热议。这几年,鹏城众多高新公司受制于土地成本、人力成本,不断向莞城迁移,莞城顺势成为这一轮产业转移的最大受益者之一。

 

莞城之所以能承载鹏城的高新产业,在于其本身就是首屈一指的“世界工厂”。早年间,莞城的电子、玩具、家具、纺织服装等产业一度横扫国际市场,甚至获得了“莞城堵车,全球缺货”的美誉。

 

近年来,莞城产业向高新产业跃进,电子讯息、先进制造成了新的支柱产业。去年,莞城拥有5798家高新公司,位居地级市前列,超过众多省会都市。


尽管作为外贸重镇,莞城面临相当大的冲击。但随着国际贸易关系缓和、中国制造产业链的优势在全球得到重估,莞城経済增速还会迅速反弹。

 

通州则是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的代表。

 

前不久,最新发布的《长江三角洲地区交通运输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规划》,明确提出“规划建设通州新机场,作为申城国际航空枢纽的紧要组成部分”。

 

要知道,江苏(jiangsu)GDP最高的都市姑苏,欲求机场而不得。而通州却能借助靠近申城的地利之便,成为国际航空枢纽的新势力,这是近水楼台的优势。

同期,今年7月,连通申城与通州的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通车,自此通州正式融入申城“1小时交通圈”,作为申城“北京大学门”的地位日益巩固。

 

不过,通州存在人口流出、老龄化率全国最高、出生率在长三角垫底等问题,倘使不能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,长期发展也许会受到一定限制。

 

05 

下一个万亿之城?

 

可以说,这7个都市在未来1-2年内,全员都有望晋级万亿GDP都市。

 

随着这一轮万亿俱乐部大扩容,中国都市経済矩阵也许会出现明显的断层,区域経済之间的差距不断被拉大,不同层次的都市将会相聚越远。

 

根据去年GDP数据,鲤城、通州、泉城、庐州、长安、莞城、榕城均处于9000亿量级,都市之间差距并不明显。

 

但这7个都市之后,烟台、彭城、常州、大连均在7000亿量级,唐山、东瓯、沈阳、春城还在6000亿量级,鹭岛、茶啊冲、石家庄均未突破6000亿。

 

面对経済形势的空前不确定性,这些都市离万亿GDP门槛还要相当长的时间。

本文转载自:国民经略

Baidu
sogou